V9厂卡地亚蓝气球男士42mm手表升级了,配置彻底碾v6

德国名牌手表设计师一览

2018-11-21 手表杂谈

以下为NOMOS腕表设计师介绍:这些为NOMOS Glashütte产品打造精美外观的知名艺术家和设计师本身就如同他们创造的时计一样丰富多元。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为经典优雅的腕表寻找更完美的外观。

Werner Aisslinger

“设计物件要蕴含故事。

”Werner Aisslinger对新材质和技术非常感兴趣。在他看来,新材料和技术是时下革新的主要推动力量,不同于过去仅以外形作为唯一考量。在与NOMOS Glashütte合作的过程中,这个概念也成为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设计精随。这位50岁的柏林设计师最著名的作品是为都市游民打造的“空中阁楼(The Loftcube)”——一个可移动的组装式元件,可让人在屋顶生活,能够提供全方位的完美视角。他被《A&W》杂志评为2014年度设计师,为众多德国及国际知名品牌提供设计服务,包括:Cappellini、Thonet、Berker、Flötotto及Mercedes Benz等。其部分作品,如Juli扶手椅,已被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收藏。Aisslinger首次为NOMOS设计的产品有望在2016年上市。

Axel Kufus

“为我计时的腕表没有最美,只有更美。”

Axel Kufus最负盛名的作品——fnp搁架系统诞生于25年前,堪称德国设计的经典之作。和其他许多物品一样,例如为Biegel打造的环状回路(Ring Loop)、办公室厨房(Office Kitchen)以及为Moormann设计的Lader家具,这件作品也是在Axel Kufus的柏林工作室中诞生。此外,56岁的Kufus还是一名教师。自2004年以来,他一直在柏林艺术大学任教,担任设计制图和开发领域的专业教授。他是Design Reaktor、Schwarm-Labor和UdK-Kollisionen等实验性校园合作形式的发起人,也是艺术研究院管理团队的一员,同时还为德国联邦外交部效力。与NOMOS Glashütte有何渊源?他与MichaelPaul共同为NOMOS的金表系列Lux和Lambda设计了表盘,还有一枚尚未公开的腕表仍在制作过程中。

Thomas Höhnel

“我的工作与设计房子很相像,只不过是体积仅为3 cm3的房子。”41岁的Thomas Höhnel曾是一位工业机械师,后来前往柏林艺术大学和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攻读产品设计。之后,Höhnel设计过各种各样的物品,包括公交车站、桌子、展览陈列品等,但起初并未接触腕表设计。2011年以后,他开始设计机械腕表,而且做得非常成功。他最著名的作品当属荣获多项大奖的NOMOS Ahoi腕表。不过,他最钟情的设计是NOMOS金表系列Lux和Lambda的精致表扣。

Simon Husslein

“我一直相信结果一定会很棒。”

Simon Husslein曾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学习产品设计。六年前,他接替好友兼同事——已故著名设计师Hannes Wettstein管理Studio Hannes Wettstein。Wettstein和Husslein共同设计了NOMOS的Zürich腕表。这位36岁的设计师还与其他制造商合作,例如Horgenglarus、Erik Jørgensen及Mark Braun。Husslein还为金表系列Lambda和Lux设计了表壳,此外,数款NOMOS腕表仍在开发设计中。

Mark Braun

“我想打造一些外形新颖,但给人的感觉十分熟悉的设计。”

Mark Braun在做木工学徒时发现了自己的设计天赋,之后前往波茨坦和埃因霍温学习工业设计。外形利落、线条精准、对材料与原型的处理精妙细致等都是这位来自柏林设计师作品的显著特征。他的作品包括为Authentics、e15、Lobmeyr、NorthernLighting、Thornet以及Wallpaper打造的设计项目。这位39岁的设计师为NOMOS Glashütte打造的腕表Metro,于2014年在媒体与零售行业掀起了一股风暴,并获得了德国设计大奖和优秀设计奖。他的更多腕表作品将陆续与大众见面。

Michael Paul

“究竟需要多少设计呢?”

柏林设计师Michael Paul曾在苏黎世艺术大学和柏林艺术大学攻读视觉传播专业,拜艺于插画大师和图形设计师Henning Wagenbreth并获得了硕士学位。他最精美的作品之一,也可以说是最巅峰时期的作品,是与Axel Kufus合作为金表系列Lambda设计的表盘。此外,这位40岁的设计师还负责打造了众多NOMOS限量版腕表,他设计的表盘似乎比任何人都多。

Karin Sieber

“设计一些对他人有意义,甚至会让他们爱上的物品。”

柏林设计师Karin Sieber曾在汉堡美术学院学习产品设计,现于柏林担任一名自由艺术指导。她为NOMOS Glashütte打造的第一只腕表是Club腕表。除了富有运动气息的自动和手上链腕表之外,49岁的Sieber还会设计其他东西,例如NOMOS Glashütte公司的网站。

Michael Margos

“外形的最细微之处对整体特性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Michael Margos,49岁,设计师、插画家兼画家。他的合作对象包括出版社、IT及电子公司,同时他也为其他机构工作,诸如位于克雷费尔德的著名活动场地Seidenweberhaus。他是最早为NOMOS Glashütte设计腕表的设计师之一,他为NOMOS Glashütte打造的作品差不多可以追溯至品牌创立之时。NOMOS Glashütte的品牌标志便由Margos操刀。他还设计了Tetra腕表与众多限量版腕表,以及超大NOMOS日期显示装置的刻度环。

Susanne Günther

“砰,灵感就这样闪现了。”

25年前,也就是1990年,她见证了这一切的开端:当时,58岁的Susanne Günther与NOMOS的创始人Roland Schwertner及几位友人商讨过后,为这家新创立的公司设计了首个腕表系列——包含Tangente(首款NOMOS腕表,推出后揽获无数大奖)、Ludwig以及Orion三大系列。这位图形设计师兼摄影师现定居杜塞尔多夫。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s://www.pam441.com/lqqsbzx/zatan/19.html